2002年九月,我們公司去琉球員工旅遊,去的時候遇到琉球有颱風,在飛機降落時機身搖晃的比921地震還過分,在昏暗的飛機座艙中,聞到的是萬精油與嘔吐物的味道,聽到的是小孩的哭鬧與大人的尖叫,感受到的是生死一瞬間與好在我有保險的認命感。
最後機長捨棄了琉球,選擇了一個較為安全的地方降落:台北。
從此,我再也沒去過琉球。

2010年九月,我與同事去上海與南京洽公,回來的時候遇到台北有颱風,在飛機降落時機身搖晃的比921地震還誇張,在昏暗的飛機座艙中,聞到的是萬精油與嘔吐物的味道,聽到的是小孩的哭鬧與大人的尖叫,感受到的是生死一瞬間與好在我有保險的認命感。
最後機長捨棄了台北,選擇了一個較為安全的地方降落:琉球。
所以,我還是到了琉球。



馬克說:最後,我終於在剛才從琉球回到了台北的家,實在累到不行,決定要多休息一下,今天十點的靠腰文就延後至十二點吧,因為我今天在飛機上實在靠太多腰了...還有,謝謝華航CI 202班機的所有組員,辛苦了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'm mark 的頭像
i'm mark

我是馬克 i'm mark

i'm mar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