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年了,袁大哥  

我永遠記得那天他給了我多大的鼓勵。

1999年,我剛開始為報社畫插畫不久,完全沒有自己的風格,有的只是讀復興商工時熬出來的素描底子。因此那時沒有什麼自信的我,只要有稿子發給我就感謝上帝了,每張插畫我都花了很多時間並戰戰兢兢的去完成,只希望能換來下次發圖給我的機會。

那時網路還沒那麼發達,又沒錢叫快遞,所以交稿大多是親自送到報社去。袁哲生當時是自由時報副刊的編輯,交這張圖的時候是我第一次見到他。他的熱情招呼讓我感覺是那麼的真實,當他開心的把我的圖拿他給身旁的每一位同事看時,又是讓我多麼的感動。當然啦,之後只要有適合我的文章,他都會請我配圖,讓我漸漸的有個舞台可以表現。記得後來有一次去交稿,我發現到他把我的圖列印出來,貼在他座位後方的牆上。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要鼓勵我才這樣做,總之當時我真的感到非常非常的光榮。

後來有一天,他找交完圖的我在會客室聊聊,說他要離開自由時報去一家新成立的雜誌社當主編(後來才知道是《男人幫》雜誌),並和我聊聊之後合作的可能,但大多是在閒聊一些雜事。他就像是個大哥哥在告誡將要出社會的小老弟一樣,給了我一些建議。就這樣,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他。

本以為總是會再見到面,後來就這樣一連忙了好幾年也沒什麼機會找他,心裡也想他大概早也忘了我這個小老弟了吧。記得有次朋友去參加小說課,我看到其中一堂的講課者是他,我還繳了錢報名去參加,想再聽聽他的建議,也順便和他打個招呼。結果那天因為公司加班而沒去上課,我錯過了這個和他打招呼的機會。

兩年後的某一天,我在新聞上看到他的消息,傻了很久,以為搞錯了,千萬個不可能出現在腦子裡...後來才承認這不只是可能而已,而是已經發生了。

嗨~袁大哥,很想和你打個招呼,謝謝你當初有心或是無心的鼓勵,也很想讓你知道,那時你關照的那個小老弟現在在插畫上有了些小小的成就。現在這張素描就放在我辦公桌旁的書架上,偶爾看到這張圖,會讓我想起當時你拿著它向同事們介紹我時的那個表情,那個給了我很大鼓勵的表情。

 

 

 

 

袁大哥  

(袁哲生 1966年2月9日-2004年4月6日)


 

 

馬克說:

這是我在2004年寫的一篇短文,今天,剛好是袁大哥過世第十個年頭,我有感而發的將它po在這裡。這大概也是在這個部落格中,“唯一”與馬克無關的文章,也請靠友不要介意我的情不自禁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i'm mar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7) 人氣()